百度,自动驾驶独角兽的摇篮?业界的黄埔军校?

原标题:百度,自动驾驶独角兽的摇篮?业界的黄埔军校? 来源:太平洋汽车网

【太平洋汽车网行业频道】“XX界的黄埔军校”,一般形容某个行业里某家知名企业的人才高频向外输出(前缀够多的话,也可以形容名不见经传的企业),它既可以是褒义,也可以是贬义,究竟如何,要取决于目前的现状。

倘若人才另谋高就或者自立门户之后,企业依旧牛X,业绩蒸蒸日上,能够源源不断吸引或者培养新的人才,那当然是褒义的,可以说明该企业就业土壤好,发展前景广;反之,则说明人才在那里无法充分施展抱负,久而久之流失严重。

在咱们国内的自动驾驶技术领域,有一所当之无愧的“黄埔军校”,又称作“自动驾驶独角兽的摇篮”,它就是百度。

如雨后春笋般的百度系独角兽

众所周知,百度是国内AI和自动驾驶技术的领军者。据传闻,其早在2010年便悄悄投入研发力量到人工智能的机器学习上。而等到2013年,百度才正式在公开场合提出AI战略,同时宣布成立深度学习研究院,并启动无人车项目。

2014年,百度受到双重打击,先是全力押注的O2O业务遭遇惨败,之后搜索引擎的不道德行为又使其陷入口诛笔伐当中。彼时,百度内部可以说焦头烂额,急需找到一条新的赛道,而且是能够让自己在当中扮演领军者角色的那种。

反复权衡之后,李彦宏将希望寄托于大势初显的自动驾驶领域。因为在那一年,同样以搜索引擎起家的谷歌已经推出了一款独立设计、不带方向盘、刹车和油门踏板的L4级自动驾驶汽车——Firefly萤火虫,引起极大的轰动。

2015年,希望加快速度追赶谷歌无人车的百度组建了自动驾驶事业部,任命高级副总裁王劲为该部门总经理,项目踏入到摸索应用的新阶段。

然而,正当百度开始撸起袖子加油干之后,却陷入人事困境当中。在2015年-2017年这个时间段里,百度自动驾驶相关的尖端技术人才陆陆续续自立门户,最终实锤了“中国自动驾驶界的黄埔军校”这个称号。

最早离开的是百度研究院副院长余凯,在2015年百度自动驾驶事业部组建之前,他便带着余铁南、黄畅两位杰出科学家成立了地平线机器人,目前是一家致力于开发人工智能芯片及解决方案的独角兽科技公司,C轮融资完成后最新估值超过300亿人民币。

如果说2015年的个别牛人出走还不至于让百度自动驾驶伤筋动骨,那么2016年和2017年的离职潮,无疑使百度如同身受枪林弹雨。

同年离职的,还有联合创办激光雷达公司Innovusion的百度硅谷研发中心计算基础设施负责人鲍君威和传感器技术负责人李义民,以及后来创办宽凳科技的百度LBS事业部总经理刘俊。

对百度自动驾驶声望影响最大的,当属2017年首席科学家吴恩达的离职。吴恩达是全球AI界中举足轻重的权威人士,曾入选《时代》杂志2013年度全球最有影响力100人。从2014年加入百度到2017年离开这期间,他带领研发团队帮助百度进行转型,并且给百度打上了“AI巨头”的重要标签。

而闹得最人尽皆知的,则属曾经百度自动驾驶事业部的掌舵人王劲。之所以离开,是因为他坚定认为百度应该像谷歌一样,把自动驾驶项目单独拆分出来成立子公司,这样轻装上阵有利于商业化进度以及吸引第三方投资,然而李彦宏并不想那样做,最终王劲愤而选择自立门户。

2017年4月,王劲与自动驾驶事业部首席科学家韩旭、顶级算法工程师陈世熹创办了景驰科技(文远知行前身)。得益于王劲的行业威望,景驰科技初期顺风顺水,Pre-A轮就已经获得总额5700万美元的融资,创下了国内自动驾驶Pre-A轮融资金额之最。

万万没想到的是,在2017年底,百度以侵犯商业秘密为由,将王劲和景驰科技告至北京知识产权法院。就在大家以为双方要打一场漫长的口水战时,景驰科技于2018年3月突然与百度握手言和,并宣布加入百度Apollo自动驾驶平台,随后,王劲公开承认自己已经离开景驰科技,并表示:“百度的指控与事实严重不符。”

同在2017年,百度硅谷研发中心的佟显乔、衡量、周光离职创办Roadstar.ai,聚焦于高速公路和代客泊车的自动驾驶解决方案;张天雷、何贝、李博相邀成立主线科技,聚焦于高速干线、港口运输等特定场景的无人驾驶卡车解决方案。

百度为什么留不住这些人才?

关于百度自动驾驶人才的离职潮,曾一度受到坊间热烈议论,其中,不乏有声音认为,人才大量出走的罪魁祸首就是官僚文化。据悉,百度内部存在严重的大搞特权、权责不明、派系斗争情况。

2013年,原百度凤巢系统负责人戴文渊曾在微博上对“百度行政部总监张明一人占5个车位”的官僚作风表示不满,没过多久之后,前者就跳槽去了华为。

在权责方面,网传陆奇任职期间虽然身为百度集团总裁兼CEO,但掌管财务的CFO余正均和掌管人事的高级副总裁刘辉并不受陆奇管理,仍直接向李彦宏汇报,而且陆奇在推行不少改革措施时,也遇到强大的阻力。

百度内部的官僚文化或许真实存在,但在笔者看来,顶多只能算是人才出走的原因之一,甚至不是主因。按照职场人的常规经验来说,不同员工的离职原因并非单一,所以不能一以蔽之。结合百度当时的内部和外部环境,笔者认为以下几个因素也不可忽视。

第一,路线之争。

一群精英人才在一起共事,总少不了思维上的碰撞,观点不一在所难免,进而导致路线之争也实属正常。谷歌Waymo就曾在技术路线上产生严重分歧,当初有的人认为应该走渐进式自动驾驶路线,边赚钱边技术升级,而有的人则认为应该一步到位搞L4级自动驾驶,纷争的结果也是人才出走。

对于百度而言,路线之争或许更多的是在经营管理方面,正如前文所言,王劲等人主张自动驾驶部门独立出来发展,而拍板的李彦宏却不赞成独立。除此之外,对于走安卓模式搞开放式平台,还是走苹果模式搞封闭式平台,想来百度内部阵营也是经过一番较量的。

第二,个人成就感低。

越是牛X的人才,越在意成就感,这是毋庸置疑的。当项目进展的速度总是不如预期时,人才也会被消磨耐心,尤其是在自动驾驶这种日新月异的技术领域。或许在一些参与者看来,与其在一个进度缓慢、流程繁琐的大项目里待着,不如出去专做自己擅长的细分领域,比如自动驾驶芯片、激光雷达,这样兴许出成绩更显著。

第三,自动驾驶系统需求膨胀。

近来年,汽车往智能化、网联化方向发展成为了共识,许多汽车品牌的新车都开始以此为卖点,刚刚经历过一轮智能终端设备浪潮的消费者对此也抱以很高的期待。有需求便有市场,有市场便有钱景,那么掌握核心技术的这群人才的创业积极性也就自然变强。

第四,资本市场青睐。

随后,自动驾驶相关领域的创业和投资很快被推向新高潮,国内多家著名投资机构蠢蠢欲动,包括晨兴、高瓴、红杉、金沙江、创新工场、真格基金等,就连腾讯、阿里、京东、滴滴这些互联网巨头都不甘落后。而百度的人才出走,很大部分也是从这个时候开始的。

百度的失与得

出走的百度自动驾驶人才们,在各自选择的领域尽情施展才华和抱负,间接推进了中国自动驾驶技术的发展步伐,大大缩短我们与美国的差距。从这点来看,百度谈得上功德无量。

对于百度自身来说,人才流失虽然导致整体研发实力受损,业界名声也不太好,但实际上并非百害而无一利。百度走的是生态开放路线,立志做自动驾驶里的安卓系统,基于这一点,那么即便分手了,大都还可以继续做朋友,彼此合作共赢,各取所需。

2017年,在陆奇的带领下,百度正式推出酝酿已久的Apollo自动驾驶开源软件平台,免费开放给所有自动驾驶领域的公司和开发者。通过此举,创业公司的研发门槛大幅降低,百度则获取到大量数据的喂养,不断提升着AI算法能力。

经过数次迭代,当下的百度Apollo平台已然成为国内自动驾驶算法的集大成者,在这个庞大的生态内,总计大概已经超过200家相关企业,其中就包括出走人才们所创办的地平线机器人、文远知行、主线科技、禾多科技等。

所以此时此刻,大家觉得百度作为“中国自动驾驶界的黄埔军校”,究竟是褒义呢?还是贬义呢?(图/文/摄:太平洋汽车网 朱仕永)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