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国专家:中国将很快取代美国 我们需要了解中国

本文为2020年BUZZ Expo China Summit,英国剑桥大学政治和国际研究系高级研究员马丁·雅克的演讲。他认为,西方世界经常认为,当社会、经济发展的时候,他们会融合到我们的西方模式中。然而,这种观点并不总是正确的。尤其是在我们谈论中国的时候,这就尤其错误。

[文/马丁·雅克 听译/观察者网 由冠群]

马丁·雅克:非常感谢。我想从我所称之的“中国大局”开始。我们都知道中国人口众多。中国人口占世界人口的近1/5,将近14亿人,中国是世界人口数量最多的国家,略多于印度。其次,中国拥有广阔的领土。以领土面积衡量,它实际上是世界第四大国家。第三,它有世界上持续存在时间最长的政体,或者也可以说,它有世界上持续存在时间最长的政治单位。这种政体已存在有两千多年了。世界上没有其它国家的政体存在这么长时间。当然,从另一个意义上讲,中国比其政体存在的时间更长。中华文明可以追溯到至少四、五千年前。

关于中国,还有其它非常重要的东西,即它至少在四个历史时期,或者有争议的说在五个历史时期是这个世界上最先进的国家或最先进的国家之一,如果我们追溯历史的话。第一个历史时期是两千多年前的汉朝,然后是几百年后的唐朝,然后是宋朝,其次是明朝,第五个历史时期是清朝。请记住,世界上没有其它国家像中国这样。通常情况下,国家会起落兴亡。现在你想想古希腊。想想罗马帝国或者大英帝国。所有这些国家都有起有落,但再也不会复兴。

中国不同。可以说,中国曾在四到五个历史时期是这个世界最重要的国家或在民族国家成型前是这个世界最重要的区域。请记住,我们现在正处于中国的第五个或者第六个此类历史时期的前夜,中国将成为世界上最重要的国家。因为在我看来,毫无疑问,中国将很快取代美国成为世界上最重要和最有影响力的国家。所以这是一个非凡的文明,在我看来,在人类历史上还没有哪个明显可与之比肩的文明。

但是有个问题。或者至少西方有一个问题,一个非常严重的问题。我们不理解中国。我们不理解的原因是我们试图用我们自己的方式,用西方的方式来理解中国。但是你不能用西方的方式来理解中国。当然,中国和我们有相似处和共同点。但从根本上讲,中国与西方大不相同。一直如此。它现在仍然不同。永远都不同。问题是西方人的心态。你看,200年来,先是欧洲,后来是美国,西方主宰并有效地控制着世界,所以我们把现代性看作是西方的现代性。现代性只有一种形式。这就是西方的现代性。但事实并非如此。现在中国的现代性也发展得很快。

例如,我们有过日本的现代性。我们还会看到很多其它的现代性。只有一种形式的现代性,即西方现代性,这是不正确的。世界上会有,而且已经有过,许多形式的现代性。所以在这种情况下,那种认为每个国家都必须像我们一样,每个人都应该像我们这样的想法是错误的。换句话说,我们必须以中国的方式去理解中国。我们不能用西方的方式来理解中国。这是一个巨大的挑战。顺便说一句,我们的心态就是我们不了解中国的原因。这就是我们误会中国的原因。我清楚地记得在20世纪末时,当中国开始发展后,当然这是因1978年邓小平发起改革才使中国开始快速发展。有人说中国人夸大了经济数据,统计数字是不真实的,这是不可能维持下去的。我们错了。我们大错特错了。我们不了解中国。另一个说法是,除非中国的政治制度变得像西式民主制度一样,否则中国非凡的变革将不会延续下去,这将是不可持续的。好吧,我们现在都看到了。到了2020年,中国改革开放已30多年了,中国的政治体制仍然像以前一样与西方不同。

顺便提一下弗朗西斯•福山,美国作家、理论家。他认为,中国比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都更能保持其统治体制的强大延续性,这种体制已经持续了2000多年。在古代王朝时期和现在的共产主义时期,令人惊异的不是那些差异,而是连续性。所以请不要期望中国在政治上像西方一样。因为它不会像西方那样。我们必须尊重中国。我们必须以它自己的方式来理解它。我们必须好奇,而不是轻视。我们必须有一个开放的头脑,而不是一个封闭的头脑,如果我们想了解这个非凡文明的话。

现在不难理解,你可能会说,为什么会如此不同?为什么中国与西方的传统如此不同?我可以说出很多原因。但我只想说三点。首先,中国甚至根本就不是一个民族国家。从西方传统角度看,我们认为西方国家很大程度上就是民族国家。而中国在19世纪末才开始成为民族国家。那时中国非常衰弱,它处于被西方、被欧洲人半殖民地化的进程中。中国在这种形势下开始具有了某些民族国家的特征。但我认为即使到了现在它也还不是一个民族国家。所以从这些方面看,我认为你并不真正了解中国。想想中国持续了两千年的政治体制,持续了四千年或五千年的中华文明。那么,中国的主要特征从何而来?我不认为它们来自中国接触相对不多的民族国家理念。我不认为它们来自中国民族国家成型的那段时期。120年或130年?中国至少有2000年的历史了。这是中国和西方完全不同之处。

我们所说的遗传特征首先是一种功能,是中华文明的产物,而不是中国作为一个民族国家的产物。所以说中国的主要特征来自于中国文明史。我给你举几个例子,其中最重要的无疑是孔子的学说。

孔子是一位生活在2500年前的伟大哲学家,在那个时代还生活着其它重要人物。孔子谈到了家庭的根本重要性,皇帝应该以父亲为榜样,强调精英统治的重要性,善治良政的重要性,强大国家的重要性,以及政府与个人关系的重要性。这些都是非常独特的想法。即使在今天,它们仍然是非常独特的想法。顺便说一句,这些想法不仅影响了中国,而且还影响到了那些我们所称的儒教国家和地区,如日本、韩国、越南、台湾地区等等,这些地方都深受孔子学说的影响。

在国家与社会关系方面,中国与西方有很大的不同。在家庭的概念、家庭的性质等方面,中国也是非常独特的。中国有一整套非常重要的“关系”,我想,“关系”最好被翻译成relationships,还有关系如何运作等。“关系”就像是一个“联结”问题。

在中国,了解中国社会和文化的本质非常重要。或者,我们还可以加上汉语的本质,这是一种常见的书面文字。但实际上中国有很多种语言,有时被称为方言,但没关系。还有中国菜也是一样的,你知道在中国有很多美食,这些都是中华文明的产物,而不是作为民族国家的中国的产物。这与欧洲和美国等国家非常非常不同。我的意思是,像美国或澳大利亚这样的国家,在获得独立之前,它们首先是殖民的产物,或者实际上是一个民族国家的产物。实际上,欧洲社会走得更远。但总的来说,欧洲民族国家的历史是非常久远的。因此,它们基本上是由作为民族国家的经验所塑造。所以你可以在此看到中国与西方传统有多大的不同。我要说这是最根本的一点,那就是中国是文明的产物,而不是一个民族国家的产物。

第二点是关于国家和社会的。同样,它与中国的文明史息息相关。但在中国,国家与社会的关系与西方传统有很大不同。现在,在相当无知的政治辩论中,有人认为一切都与毛泽东或共产主义之类相关。算了吧,这不是主要的历史联系。主要的历史联系是可以追溯到孔子之前的悠久历史传统,孔子只是极大影响了这一传统,即国家和社会之间具有非常、非常密切的紧密关系。孔子思想的核心是国家的重要性和国家与个人关系的重要性。我说过,皇帝应该以父亲为榜样。换言之,这是把国家家庭化。这一点非常重要,在中国人的思想和实践中,都是把国家家庭化。如果你仔细观察的话,你会从很多方面发现这一点。当然,还有精英统治。孔子尤其强调精英统治的重要性。

毫无疑问,在我看来,虽然中国是一个发展中国家,但中国拥有世界上最高效和最成熟的治理方式。这就是为什么中国会在近年来取得那么多的成就。不难理解,我们西方人认为选举的一个功能就是提供合法性。我想这种想法就是说,既然中国没有普选,那么政权、政府就不享有合法性。实际上,这是完全错误的,完全错了。如果你看看皮尤的调查,中国政府比任何西方国家政府都享有更多的合法性和更多的支持。我的意思是这太不寻常了,但是我们必须理解。在涉及到中国的时候,我们必须用不同的逻辑来思考,这对我们了解这个国家非常重要。

现在,我想说的第三点是中国与西方的不同之处。在此,我用西方作为我的比较标准。中国从来不是一个扩张主义强权。它当然有一种普世主义的观点。换句话说,中国认为中华文明是文明的最高形式,就像欧洲也有这种普世主义观点一样。但是,欧洲对其普世主义的解释是,它应该使世界文明化,这正是殖民帝国所做的事情。而这一传统,以某种方式,一直延续到今天——欧洲的西方价值观更为优越,别国应该采用西方的政府机构、政治制度等。中国人从来没有这种传统。中国人的态度是,没错,我们拥有最先进的文明形式,但我们是中央王国,我们并不想扩张到其它国家。因为从中国历史和中国文明的角度看,扩张是一个退步,所以说中国真没有扩张主义的传统。我的意思是他们当然有一个全球性体系,或者更确切地说,在当时,只是一个区域体系。

如果你追溯这个全球体系,你会发现中国没有军事占领过别的国家,它没有以那种方式扩张过。我告诉你它是如何扩张的。它一方面以经济的方式扩张,一方面以非常重要的文化方式扩张。这与西方传统、欧洲传统和美国传统非常不同,它们最重要的扩张方式就是军事扩张和政治影响力扩张。

现在,我希望这能让你明白,对我们西方人来说,了解中国是多么的具有挑战性,因为它是如此的不同。现在我们要么就无视中国,因为我们是最有优势的,我们一直都占有优势并将继续占有优势,实际上我们当然不是。我们生活在一个即将结束的时代。或者我们可以认为这真的很有趣。我在过去用多种方式思考过这些挑战,我需要理解中国。我认为,这才是在这个时代和未来时代我们在处理与中国的关系时应该具有的心态。很长一段时间以来,我们不需要了解中国。因为从19世纪初开始,中国开始走向衰落。这一过程持续了整个19世纪,还延长至20世纪。这一过程终于在20世纪中叶结束了。由于各种原因,中国基本上错过了工业革命。后来,它成为西方霸权的牺牲品,不仅被欧洲列强和日本半殖民地化,还被美国(在很小的程度上)殖民过。所以对于那个时期的西方来说,这是扩张的胜利。而中国当时一团糟,陷入了极度贫困。所以中国消失不见了,人们也不再去琢磨这个国家。但这种情况开始发生了改变。我认为1949年的革命是非常重要的。尽管毛泽东犯了一些非常严重的错误,但他把这个原本分裂的国家重新团结到了一起。中国实际上是重新统一了。他消灭了外国侵略者,结束了中国的半殖民地状态,还实现了一定的经济增长。但真正的经济转折点,以及为什么我们现在都开始关注中国(因为我们已无法再对其视而不见),源于1978年邓小平发起的经济改革。

在1978年,中国经济规模是美国经济规模的1/20,即5%,约80%的中国人生活在赤贫之中。然后出现了一个我觉得是较合适的描述,尽管这是个已被滥用的字眼,出现了一个“奇迹”。在接下来的35年里,中国经济平均每年增长10%。结果,8亿人脱贫,占1978年至今全球减贫人数的2/3。这是多么了不起的成就。根据世界银行国际比较项目的数据,如果以购买力平价计算国内生产总值GDP,在2014年,中国已超过美国成为世界最大的经济体。如果以美元计算,那中国还没有超过美国。但以历史眼光看,中国已经非常非常接近超过美国了。

我想不出还有哪个国家能与中国比肩:中国的经济转型是有史以来最了不起的一次,而且这一进程正在继续。也许中国的增长没有以前那么快了,它现在的年增长率约为6%或略高于6%,今年由于新冠疫情的原因可能会更低。还有很多关于未来的预测。还记得别人的预测吗?没有人知道未来。但事实上,总的来说,对中国的预测是相当、相当准确的。据预测,到2030年,用购买力平价衡量不同国家的GDP,中国经济将占全球经济的1/3。它将是美国经济的两倍,它的规模将超过美国和欧盟经济规模的总和。

所以考虑到有这样的未来,我们需要了解中国。当它无声无息的时候,我们可以忽略它。但中国的巨大转变意味着我们必须注意到中国,理解中国,与中国保持良好的关系,保持建设性的关系。我认为,中国在全球舞台大显身手的时代已不可抗拒地到来了。你认为西方能接受这一点吗?我的意思是,我认为发展中国家正处于这一过程中,它们肯定会接受的。西方能接受吗?西方能不能向其它国家学习,而不认为自己就有解决问题的答案,不认为自己是衡量一切的尺度。我认为这是个大问题,我想答案还不清楚。我想在本世纪初会有一段时间,人们对中国会抱有一种真正的好奇心。中国的发展是惊人的,中国的减贫工作极其令人倾佩,中国被视为是一个机会。但我认为西方的情绪会发生变化,这和特朗普有关,但不仅仅是和特朗普有关。我认为,美国视中国为一大威胁,对美国世界第一大国地位的威胁。

让我们对此现实点吧。中国不是美国,中国不会永远是世界第一,中国也不会在很短时间内成为世界第一。但我的意思是,国家兴衰不定,这在历史上是常见现象,就像中国崛起了四五次,也衰落了四五次。如果你能处于领先地位,那中国肯定也能。没有国家会一直保持领先,这在历史上很常见。但在这个时期,在下一个世纪,我可以肯定地说,中国将在世界上变得非常重要。我认为,中国将以一种有别于美国的方式使其重要性超过美国。

现在我们能接受这一点吗?我认为,问题之一是,有一种消极气氛笼罩着世界与中国的关系,有论调如中国是一大威胁,你不能信任中国等等。事实上,当我看到和听到人们这样说的时候,我首先觉得他们对中国了解不多。他们谈论毛泽东,谈到1949年,谈论中国共产党。我们都知道这些事,想想苏联共产党,想想冷战。但首先,这些人对中国一无所知。不错,中国共产党和苏联共产党确实有相同的地方——它们都叫共产党。

我现在可以告诉你,这两个组织在历史上几乎没有共同之处。中国共产党是中国的,中国的,中国的。不了解中国历史,就不可能理解这种现象。它是中国历史的产物,根植于中国历史。任何对中国的了解,都不能从冷战开始,不能从1949年开始,而必须从我一直所说的开始,即从中国历史的本质,中国历史文化与西方的差异,以及中华文明的重要性开始。

所以我们不应该刻舟求剑,不应该去搭理那些陈词滥调,不应该把自己局限在一个非常有限的西方心态下,即认为每个国家都应该像我们一样,因为这是不真实的。别的国家永远都不会像我们一样。曾经在历史上的某一个时期,西方是非常重要的。但即使现在西方还很重要,这种重要性也越来越低了。所以我们必须睁开双眼,必须去倾听其它的声音,不能再去刻舟求剑或说一些陈词滥调了。我们绝不能再对自己的封闭和无知沾沾自喜,相反,我们必须思想开放,必须拥抱和学习像中国这样重要的文明。

我还想谈一个问题,我认为这个问题从正反两面向我们展示了很多东西,那就是新冠疫情。我们假设新冠病毒起源于中国,也可能病毒来自其它我们不知道的任何地方。在一月份,中国人一直在努力了解这种病毒。在此期间,国际社会出现了很多谴责中国的声音。而且这种指责一直持续到2月和3月,甚至现在还能听到这种声音,就是中国处理疫情不透明,掩盖疫情和数字造假等等。

当我现在回顾这过去的一年,我认为这种做法是不光彩的。我的意思是,中国仅凭一己之力去处理一种全新的传染病,对这种病中国完全不了解,很多人因此而死。我们现在可以看到,中国非常成功的控制住了新冠疫情,在中国只有不到4550人死于新冠肺炎。基本上,中国人成功地将病毒控制在了武汉市和湖北省境内,即武汉所在的省份。疫情并没有在全中国蔓延,北京大约死了7个人,上海我想是有5、6个死亡病例。换句话说,死亡人数非常非常少。中国最近没有再出现新冠肺炎的病例,中国正在恢复正常。中国经济又开始增长了,中国将是今年唯一一个实现经济增长的国家。

而世界其它国家都将承受不同程度的经济收缩。看看西方国家的疫情状况,真是一团糟。看看美国,看看我自己的国家——英国,。,北欧国家做得很好,德国还不错,但没有国家比中国做的更好。顺便说一句,不仅仅是中国,还有其它儒教国家和地区——日本、韩国、台湾地区、香港地区,他们都做得很好。所以,我想,我们必须获得某些思路,或者我们必须问一个问题——为什么中国和这些国家做得这么好?因为切记,它们并不都是共产主义政权,它们的政府各不相同。为什么它们都做得这么好,为什么西方做得这么差?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因为我想这次疫情不会是最后一次疫情,在未来几十年我们还会遇到新的疫情。

我认为原因有两个。简单地说,首先,中国的治理非常有效。我并不是说因为它是专制政府,所以它的治理就有效。这是西方的角度,但我自己不会用这个角度,不会用这个角度去看这些国家中的任何一个。这与中国和这些国家的儒学根源有关。这些根源意味着两件事,一是治理极其有效。我刚才说过,现在我再说一遍,中国政府是一个非常有效的政府。中国非比寻常的经济转型不仅仅是因为市场,不,居于中国经济转型和战略执行核心地位的一直是中国政府,这就是为什么中国能控制住疫情。请原谅我的说法,但看看我自己的国家,新冠疫情引发了如此严重的混乱。我国政府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它不知道自己要怎么办。中国人、日本人和其它国家都知道。它们的态度是,首先最重要的,我们必须除掉新冠肺炎,不能让其存在,我们要消灭它。总的来说,这正是它们所做的。而西方社会则不知所措。实际上,它们基本上已经打定主意,要与新冠肺炎共存。而包括经济在内的各个领域都将非常糟糕。你已经看到了,我们因此又有了第二波疫情,现在发生的事接下来还会继续发生。

第二点,和我的第一点一样重要。第一点是关于国家治理的质量,第二点是人民的态度、人民思考问题的方式和人民解读社会的方式。我们西方一直以自由主义观念为傲,当包括我国在内的西方国家出台抗疫的法律法规后,这些法律法规都受到了挑战。我们想要我们的自由,但在儒学国家则不是这样。儒学国家的人民了解人性,了解社会的重要性。这不仅仅关乎你,也非仅仅关乎我。这是我对你的影响,我的行为影响到了你,我的行为可能危及你的未来,你的生命。因此,人们更加意识到了社会、团结和遵章守法的重要性。我儿子现在住在汉城,他是个刚从斯坦福大学毕业的学生。他对我说,每个首尔人在户外都戴着口罩,每个人!

我想该做个总结了。中国是一个非常特别的国家。我们不应该把它看作是一个威胁,我们应该去了解它。要有好奇心,要欣赏它,因为它不仅会变得非常重要,极其重要,实际上它在这个世界上已经是极其重要了,而且它还很迷人。它是我们在了解人类历史和人类未来时取之不尽的宝贵财富。谢谢。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